“对于我们在Head Start投资的每一美元,我们的经济回报为5美元至7美元。”

作者:郇崇劣

<p>作为国会预算辩论的一部分,众议员蒂姆瑞恩告诫不要在经济疲软的情况下进行重大削减,并表示他特别反对为Head Start削减资金</p><p> Head Start是一项国家计划,旨在通过教育,健康,营养,社会和其他服务为入学儿童和家庭提供入学准备</p><p>在福克斯新闻采访Ryan时,Greta Van Sustern批评Head Start,因为华盛顿特区学校系统的8年级学生的学业成绩</p><p> Ryan为该计划辩护,声称“我们投资于Head Start的每一美元,我们的经济回报率为5美元至7美元</p><p>”这种回归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所以我们决定按照统计线索看看Ryan的说法是否得到了全面的证据支持</p><p>我们从Ryan的员工开始</p><p>他们引用了芝加哥大学的Jens Ludwig和乔治城大学的Deborah A. Phillips的论文,其中也提到了其他研究</p><p>研究人员对该计划进行了成本效益分析,并得出结论认为,Head Start对纳税人的回报高于他们对该计划的投资</p><p>他们的研究结论基于几十年来参加Head Start的兄弟姐妹的表现,以及没有参加过Head的兄弟姐妹的表现</p><p>他们的结论是:虽然Head Start本身并不创造就业机会,但与没有接触者相比,接触Head Start的儿童更有能力争取更好的工作</p><p> Ludwig-Phillips的论文还引用了Perry Preschool的一项研究,Perry Preschool是密歇根州的早期护理和教育项目,类似于Head Start,绘制了3岁和4岁儿童两年的进展情况,并检查了他们的年龄成功率研究人员确实发了几点警告</p><p>几十年来研究项目参与者使他们能够将结果追溯到青春期和成年期以评估长期影响,但他们承认,研究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儿童的一些数据是有限的</p><p>此外,Head Start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现在将数据应用于该计划中的儿童是一项挑战</p><p>他们说,现在预测Head Start中孩子们的成果包括使用“一些不可测试的假设”</p><p>尽管如此,他们的结论是,由于每个孩子的平均成本为9,000美元,早期教育和社会干预计划“可能足以在短期和长期产生超过成本的收益</p><p>” 2011年3月,来自全国各地的300多名研究人员签署了一封致国会的信,也支持Head Start具有成本效益的观点</p><p>根据12项不同研究和报告的调查结果,该项目每投入1美元就可以获得7至9美元的回报</p><p>他们估计,该计划所需的医疗检查,疫苗接种和强调措施使每年的医疗补助费用减少了232美元</p><p> 2007年版“社会政策报告”中关于路德维希和菲利普斯的学术评论表明,“一开始”可能会低估其自身的有效性</p><p>罗格斯大学的W. Steven Barnett对路德维希 - 菲利普斯论文的评论引用了三个与Head Start类似的不同程序的研究,其中一个发现2.5到1的回报(每1美元2.50美元),其中一个估计10.1到1回报和一个注意到16.1比1的回归</p><p>每项研究都考察了一个不同的公共早期护理和教育计划,并根据无数类别进行调查,包括儿童早期通过该计划的收入</p><p>那么Ryan的声明如何在Truth-O-Meter上表现呢</p><p>声明是准确的</p><p>大量研究支持Head Start具有成本效益的观点</p><p> Ryan的数字正好位于成本收益估算的中间</p><p>虽然有些花费高达每美元16.10美元,但有一些低至2.50美元</p><p>研究人员警告说,现在开始使用Head Start的孩子预测结果很困难,这是另外一条信息</p><p>虽然有数十年的数据,但程序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p><p>在Truth-O-Meter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