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员奈伊投票反对一项法案,该法案将为国税局实施医疗保健立法所需的5-10亿美元”。

作者:夏崧

<p>对于弗吉尼亚海滩的商人斯科特·里格尔(Scott Rigell)来说,众议员格伦·奈(Glen.Nye)投票反对奥巴马总统的医疗改革是不够的,他是弗吉尼亚州第二区议员的Nye共和党挑战者</p><p>在Rigell网站上发布的一篇关于Nye在辩论中表现的评论中,Rigell对民主党国会议员的医疗保健投票提出质疑</p><p>该消息称,“2010年6月24日,国会议员Nye投票反对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废除美国国税局(IRS)要求实施和执行医疗保健法规的50-10亿美元,其中包括数千名新的IRS代理人和员工</p><p>“该立法要求所有美国人携带健康保险</p><p>美国国税局代理人将执行该任务</p><p>我们对Rigell的说法很感兴趣,并仔细研究了一下</p><p>当被要求支持这一声明时,Rigell的阵营指出了在审议人力资源5175期间举行的一项规则的程序性投票,民主通过选举中的支出消费加强了民主</p><p> “披露法”与医疗保健有什么关系</p><p>不多</p><p>但当时的政治演习是共和党人制定立法的最后努力,该立法将阻止国税局的资金扩大其工作人员以监督医疗保健立法</p><p> Rigell的投票引起了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弗吉尼亚福克斯的请求,称众议院议员未能通过一项动议来审议“披露法案”</p><p>这将使共和党人有机会引入H.R.5570,这项法案将阻止美国国税局的资金来执行医疗保健法</p><p> Nye和除了八位民主党人之外的所有民主党人实际投票赞成的是继续执行预定的议程,而不是允许共和党人在规则投票期间劫持议案</p><p> “通过投票反对它,民主党基本上会失去对共和党人的控制权,无法对他们想要的东西进行投票</p><p>这是一种投票,”无党派纳税人副总统史蒂夫埃利斯解释道</p><p>埃利斯指出,即使民主党已经失去了地位,也不能保证少数共和党人能够获得足够的选票来引入并通过可能为国税局取消资金的立法</p><p> “这是一个真正的延伸,”埃利斯说</p><p> “这令人难以置信的错综复杂,如果共和党人控制住了,他们知道投票会是什么样的</p><p>他们完全就像抓住这辆车的狗一样</p><p>”这个50亿美元到100亿美元的数字来自2009年12月19日国会预算办公室对参议院版医疗保健法案的分析,该法案成为两院通过并签署成为法律的法案的基础</p><p>该分析表明美国国税局“可能”会在10年内产生这些总成本</p><p>那么,让我们回顾一下细节</p><p> Rigell表示,Nye投票反对一项法案,该法案将阻止扩大国税局的资金,以实施和执行医疗保健立法</p><p>首先,说Nye投票“反对一项法案”是否正确</p><p>不是</p><p>首先,有关问题是就一项与医疗保健无关的立法进行的程序性投票,而不是对法案的投票</p><p>也就是说,Nye的投票关闭了可能已经取消部分医疗改革资金的法案的大门,这一事实只有一小部分</p><p>但是,Nye没有投票反对任何东西</p><p>他投票支持众议院考虑继续执行“披露法”</p><p>根据程序性投票做出如此全面的结论是不切实际的</p><p>出于这个原因,....